教育懲戒 有“尺子”還要有尺度
日期:2020-07-08
來源:廣州日報

  近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草案二審稿,有委員建議,賦予學校一定懲戒權治理學生欺凌,引發熱議。其規定:對實施欺凌的未成年學生,學校應當根據欺凌行為的性質和程度,依法加強管教。

  學校依法加強管教,意味著賦予學校一定懲戒權。一直以來,教育懲戒權頗受爭議,這也反映出教育問題的復雜性和現實困境。我們要求學校有教書育人、預防暴力、管教學生的責任,卻沒有賦予他們有力的管理教育學生的權力,造成學校和教師在對待孩子犯錯尤其是欺凌這類不當行為發生時往往“無能為力”。

  這樣的現實下,不僅是治理學生欺凌,對于解決教育中的諸多問題而言,教育懲戒權都被視為一劑“良方”,相關立法不斷推進。比如,2019年7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的《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就明確提出,制定實施細則,明確教師教育懲戒權。再如,今年4月,廣東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表決通過《廣東省學校安全條例》,用專章對教育懲戒內容作出詳細規范,在全國率先通過立法明確賦予教師教育懲戒權。

  從教育的本質看,把教育懲戒的“尺子”還給學校和老師,實為必要。三味書屋的壽鏡吾老先生有一條戒尺,但是不常用,也有罰跪的規則,但也不常用——這是魯迅的童年記憶。實際上,無論是傳統還是現代的教育理念,對教育的嚴格要求從未改變。如果,學校和教師不敢或不能懲戒學生,全靠學生自律自覺,教育就缺失了嚴管這根柱子。而賦予學校、教師懲戒權,讓其給學生的行為畫紅線、定雷區,是一種合理的他律手段。這是對學生負責,也是發揮教育功能的表現。

  教育懲戒有了“尺子”,也要有尺度和溫度。修訂草案二審稿中提出,學校應當根據欺凌行為的性質和程度,依法加強管教——實際上就隱含對尺度、分寸、界限的注重。教育懲戒的目的重在教育,是出于對學生的關愛、保護。合理行使“懲戒權”是一門教育的藝術。在操作中,要注意把握尺度,根據實際情況采取與學生年齡和身心健康相適應的教育懲戒措施,因人而異、因材施“罰”;同時,要有溫度,教育懲戒絕不能僅僅是“罰”或是“罵”,要考慮學生的心理特點和群體特征,注重說話的藝術和技巧,尊重學生的權益、呵護學生的自尊心。

  教育懲戒要出實效,還需要社會合力、落實落細。修訂草案二審稿中明確“加強管教”,但沒有作出內容和形式上的規定。真正用好教育懲戒權,無疑還需一份“使用指南”。只有盡快制定明確具體的實施細則,才能讓學校、教師、家長都有把“尺子”去衡量、判斷,保障學校和教師依法享有并正確行使懲戒權。此外,還需進一步達成社會共識,實現家庭、學校、社會多主體參與,共同落實教育責任。(張冬梅)

責任編輯:梁 海燕
在線評論
用戶昵稱:   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
驗證碼:           查看評論
北京快乐8开奖走势